陳敏斯博士

柏祺城市轉化中心總監

            雖然劉忠明教授及呂慶雄博士在前文提到,是次調查結果顯示,耗盡情況在香港基督教圈子中,好像不太嚴重,但若將教牧 (在教會和機構工作的)和另外三個組別分別作比較 (見下表) ,我們不難發現,前者在各向度的平均值,均比其他人較好,而專業人仕和商界中人,在各方面都是最差的一群。雖然,當中的原因還須深究,但這對牧養,卻有莫大的含意。除了加強職場使命的教導,建立作息平衡的教會文化,是尤為重要的。

 n1

            Peter Scazzero 在其最新著作「情緒健康的領袖」(The Emotionally Healthy Leader) 中,提到情緒不健康的領袖,其中一個最大的特徵,就是缺乏工作/安息的節奏。靈性神學大師畢德生 (Eugene Peterson) 提到,他在事奉初期不守安息日,不懂作息,以致他的工作不是出於順服 (Obedience),乃是出於恐懼 (Fear) - 恐懼失敗、恐懼其他人的批判、恐懼令其他人、令上帝失望。這一切是源於我們活在一個漠視上帝,高舉人的工作的世界裏。

安息日是上帝的拍子機

           

        「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神當守的安息日。這一日你和你的兒女、僕婢、牲畜,並你城裡寄居的客旅,無論何工都不可做;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20:8-11) 這裏提到上帝在創天造地後要休息,所以我們也要休息。Tim Keller 認為這種工作及作息的節奏,不限於信徒,而是所有受造物本性的一部份。假如我們不尊重這個節奏,我們的生活自然會出現亂子,舊約亦提到未守的安息日總要償還 (志下36:21) 遵守安息日,是我們對上帝設計的尊重和頌揚。

            同樣的誡命,在申命記卻提出另一個因由: 「你也要記念你在埃及地作過奴僕;耶和華─你神用大能的手和伸出來的膀臂將你從那裡領出來。因此,耶和華─你的神吩咐你守安息日。」(5:15) 安息日在這裏,是記念神的拯救和釋放,Tim Keller 提到,如果一個人不能遵守上帝的誡命去休息,他跟一個奴隸沒有分別,所以,遵守安息日,也是一種對自由的宣言。

            在創世記第一章提到上帝創造天地,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天 (1:5b)。在希伯來的文化中,一天的開始是在晚上,先作息,後工作 (見下圖) 。畢德生提到,當我們在這個「無用」的作息狀態中,上帝已開展祂的工作。所以當我們起床時,並不是要問我們今天要展開甚麼工作,而是先行體會和領受上帝的恩典和工作,然後決定怎樣去回應、配合、享受及延續。佐治.麥當奴 (George MacDonald)更認為,睡眠是上帝的發明,好使我們得着清醒時不能得着的幫忙,有點像我們要被麻醉後,才可給醫生動手術。所以,安息日也是一種提醒 提醒我們對上帝的信靠、誰是主宰,誰的工作才是最重要。

 Untitled

創造的節奏 (1:5-31)

            遵守安息日,可說是最被忽略的誡命,很多信徒甚至認為,這只是上帝跟以色列人的立約,與自己 (外邦人) 無關,甚至嘲笑他們死守律法,做法僵硬。誠言,這是新約和恩典的年代,基督徒在遵守安息日上,並沒有嚴格的規條,這也不是我們在信仰上「必須」要的。然而,忽略這條誡命,會令我們錯過上帝為我們預備最豐富的祝福。安息日就好像是上帝賜予給我們的一個拍子機,幫助我們重新投入上帝恩典的節奏。

教會的主要工作遵守安息日?!

            雖然沒有規條,Peter Scazzero 卻提出一個可行的定義:「安息日是在一段24小時的期間裏,我們停止工作,享受休息,經驗愉悅思想上帝。」(見下圖) 。畢德生的形容更簡單,就是祈禱和玩耍 (Pray and Play),至於是一星期裏的那一天,則可視各人情況而定(羅 14:5),但最好是固定的。

Untitled 1 

            安息日是上帝賜給我們一份寶貴的禮物,雖然在遵守上要訂立一些框架和原則作為起點,但因着個人及羣體的不同,我們可不斷嘗試、實驗,互相支持、學習,一同去開啟這份禮物,發現它的豐盛。畢德生甚至認為,教會的主要工作可能並非是傳福音 (Evangelism) ,而是遵守安息日。因為安息日幫助我們回復到上帝的節奏,停下來聆聽祂的聲音,以作出回應,跟着祂所說的去做。假若我們忽略安息的節奏,我們可能只是為着自己做事,包括傳福音或一切的善行在內,實際跟上帝無關。

            “Sabbath is uncluttered time and space to distance ourselves from the frenzy of our own activities so we can see what God has been and is doing. If we do not regularly quit work for one day a week we take ourselves far too seriously. The moral sweat pouring off our brows blinds us to the primal action of God in and around us”

                                                                                                                        Eugene Peter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