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慶雄博士

福音證主協會副總幹事

伯特利神學院兼任講師

Otto 1

領袖帶來改變。甚麼樣的領袖,便帶來甚麼樣的改變城市教會,可以是座落在城市的教會而與這城市無關。若要對城市產生影響力,不論是直接以福音改變人心,或是透過集體行為改變城市的文化與屬靈氣質,都需要能帶來改變的領袖。改變的另一個用詞是「轉化」,能帶來轉化的領導模式,就是轉化型領導。

領導學是研究人行為的學問,這個人因著身分、角色或使命,站在較眾人更有影響力的位置,因而被稱為領袖或帶領者。又由於他她擁有特別的資源,如學識、能力、品格魅力、物質或人際網絡,他她可以帶領跟隨者達到特定目的,因而稱為有效能的領袖(effective leader)。有效能的領袖若套用到城市教會,就是那些能為城市帶來轉化的教會或信徒領袖。為城市帶來轉化的教會領袖,首要卻不是以城市轉化為目標,而是著重個人在生命轉化,從而帶來社群及城市,甚至文化上的轉化。

轉化型領袖

轉化型領導(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按貝斯(Bernard M. Bass)所言,自古以來,那些被稱為偉大的領袖,都表現了轉化型領導的特質。以伯恩(James MacGregor Burns)的理論為基礎,貝斯認為,轉化型領袖能激勵並提昇跟隨者,超越對自己利益的追求,全身全心投入機構、社群或國家的使命和目的,就是甘願為更高的理想而放下一己之私。貝斯還指出,轉化型領導,在不同文化中有不同的領導表現,他/她可以很獨裁,也可以很民主,重點是他/她與跟隨者的關係。從這角度看,轉化型領導,是一種與跟隨者關係緊扣互動的領導特質,影響力並不是單單來自這領袖所在的崗位或權力,而是跟隨者對他/她的崇拜,甘願順服在他/她帶領之下。領袖本身的個人魅力,以及他/她如何對待跟隨者,直接影響了他/她的領導成效。轉化型領導由個人出發,為機構、社群,甚至國家帶來改變。因此,如何建立轉化型領導的文化,以及如何培育跟隨者,是轉化型領導的其中兩個重要議題。由於轉化型領導是由以領袖為中心(leader-centric),而轉向以提昇跟隨者為目標的帶領模式,領袖需要明白,為何跟隨者的投入、參與,是領導過程成敗的關鍵。沒有跟隨者願意跟隨,這便不是有效能的領導;同時,跟隨者若能並非只懂跟隨指令辦事,而是得到領袖的信任與放權,便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度,發揮所長,完成任務。單靠領袖個人的能力、條件,並不能有效地面對複雜多變的世局,因此,轉化型領導的培訓,是一個集賦權、團隊建立、提昇自我管理及領導能力的過程。高效能的領袖,不等如就是好領袖,不過,貝斯等人的研究,其實也離不開以領袖為中心的領導學思維。領袖的個人魅力,是動員跟隨者,達成個人及機構目的最重要的關鍵因素,不過,若這領袖能成功激勵及動員跟隨者,跟隨者甘願把個人的選擇權及監察權放下,以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來支持這位魅力領袖,他/她無疑是個有高效能的領袖,但卻不一定是道德定義上的好領袖,更不一定是乎合聖經標準的好領袖。歷史上能動員跟隨者支持他的獨裁者比比皆是,如何能成為對人性的不信任,是西方民主傳統所強調的。

基督教所強調的轉化,是在神國的倫理規範下發生的。由人的得救開始,生命的主權就交在神手中。回應神的呼召,成為領袖,需要由內而外更新,即是由靈命到價值觀的改變,繼而外在行為的更新。>因著這種更新,又由個人見證,進而帶有使命感,服侍社群,甚至爭取乎合聖經標準的社會公義,城市更新轉化,便是結果。

基督教的轉化型領導

聖經沒有直接教導我們如何成為一個好領袖,更沒有所謂轉化型領導,只是,神給人的使命,確有改變世界的方向。約瑟因為神的同在,當他在波提乏家中作奴隸時,賜福給波提乏一家(創39:2-5)。而埃及地也因著神與約瑟同在,而管理得井井有條,避過旱災的威脅。(創 41)。其他人物如尼希米和但以理等,雖然身在異邦,但列國的王,也因為信靠耶和華的人所行的,稱頌耶和華。到了新約,保羅對基督徒的要求,是以「心意更新而變化」(羅 12:2)的態度來生活,好在地上活出天國子民的身份,為社會帶來改變。而這改變,是由內而外的改變。一個在基督裡被神愛更新改變的人,要以嶄新角度來面對世界(林後 5:16-17)。

個人靈魂得救是起點,但並不是終點。彼得還補充了,作為基督徒,信心是起點,然後加上德行、知識,直至愛弟兄和愛眾人的心(彼後 1:57)。這是由內而外,由個人價值觀到行為的改變,把天國價值倫理帶入世界,改變世界的方向。基督徒不止活在教會的牆內,還在家庭、職場、社區、城市,甚至國家中活出基督。這種改變,是由內而外的個人方向發展,與轉化型領導的向度,不謀而合。

按門徒訓練理論大師高爾文(Robert E.Coleman)分析,主耶穌就是典型的轉化型領袖。高爾文沒有直接引述貝斯等人的著作,他是從耶穌建立門徒的目的,來看耶穌的領導模式。高爾文認為,個人生命的轉化,必然影響社群,因為這愛,並不停留於人的內心,而是不斷影響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基督的福音,就是讓祂的愛向世人說話,除了用口傳講天國的信息,還透過僕人的服侍,身體力行去愛及醫治有需要的人。耶穌並沒有選擇群眾運動的方式,卻是著重個人生命的更新。祂邀請門徒參與祂的事工,並藉生命影響生命的師徒關係,培育門徒,成為帶來社會改變的領袖。門徒靠著自己學識與能力所產生的影響力是有限的,唯有透過聖靈的大能,才能真正為世界帶來持久的改變。好領袖帶來建設性的改變,這就是轉化。轉化型領導的理論,若沒有基督教的宗教及倫理觀,並不保證能帶來正面的改變,因此,基督教的轉化型領導,更能回應今日時代的需要。基督教的領袖觀,以建立門徒為基礎,期望裝備更多已有穏固信仰根基、國度視野的信徒/教牧領袖,成為轉化型領袖,為這城市帶來合神心意的改變。

1. Bernard M. Bass, Leadership and Performance Beyond Expectations (New York: The Free Press, 1985), p.24.

2. Bernard M. Bernard, "Does the Transactional-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Paradigm Transcend Organizational and National Boundaries?". American Psychologist 52, no. 2 (1997): 130-139.

3. Bernard M. Bass and Ronald E. Riggio, 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New Jersey: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Publishers, 2006), pp.196-206.

4. 關於轉化型領袖帶來的道德危機,詳參 Dennis Tourish, The Dark Side of 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A Critical Perspective (New York: Routledge,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