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帖前5:16-18 。我們有時會將上帝的旨意看得很複雜,保羅的說話,卻令我驚嘆,他雖然經過千山萬水,但說到上帝的旨意時,卻是直接了當,一針見血,沒有自憐和唏噓,禱告和謝恩是他得勝的秘訣和源頭。

先說禱告,中心的誕生是由禱告開始的。雖然2010 年我在柏祺大學研究院(柏祺)畢業後,便被邀請到香港的董事會服侍,但我甚少涉及其日常運作。我不時從會議中瞭解到柏祺在香港面對的種種挑戰,令我意識到以祈禱覆蓋的重要性。在當時的院長陸輝牧師的同意下,我在2011年7月組織了一個專為柏祺禱告的小組,切切尋求上帝的帶領,將所有的需要擺上。我有一個感動,就是先要從團結董事會入手。2011年11月12日,我們舉行了一個小小的董事退修會,再次強化柏祺的異象和每個人的委身。不料,同年11月14日,我們收到柏祺可能要結束的通告。我深深感受到這個退修會,就是為了這巨變給我們作的準備。我們雖然心情沈重,卻感到柏祺對城市的異象和負擔還是要繼續的,也必須要幫助所有學生,完成他們的課程。在透切考慮所有可行方案後,董事會決定接受陸輝牧師的建議,在伯特利神學院內,成立柏祺城市轉化中心,繼續柏祺在香港,中國及亞洲的異象,幫助所有的學生,完成他們的課程。這個祈禱小組,現在還有定時聚會的,它是我們不斷更新和重新得力的源頭。

說到謝恩,不知不覺,柏祺城市轉化中心已成立了一周年,要感恩的人和事實在太多了。路加福音17章內說到耶穌醫治了十個麻瘋病人,但只有一個回來感謝祂,將榮耀歸於上帝,「於是祂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路17:19。「救」的原文是“sozo”,也有「完全」的意思。其他的九個麻瘋病人雖得到醫治,但只是身體上的。得到完全的醫治,卻只有這個懂得回來道謝的外邦人,他在精神和心靈上,都得到完全的釋放。現代社會物質豐裕,表面上好像一無所缺,但當我們忘記感恩,我們在精神和心靈上就不能完全,不知不覺,只是勞苦愁煩,營營役役地虛渡一生。

感恩的話,我一個人是說不盡的,所以我也邀請了柏祺博士、陸輝院長、中心執行委員會主席司徒永富博士及多位柏祺校友、老師、執行委員會成員、同工、伙伴、學生、義工和多年來的支持者,來一同和應,將榮耀頌讚歸於我們在天上的父神。此外,這一期《城市心》,陸輝牧師會跟我們分享他在城市事工的心路歷程;司徒永富博士談論由職場轉化到社會轉化;我的文章,則嘗試從聖經角度看城市轉化,與及它的一些方向和策略。最後,柏祺校友梁安琪博士,分享她在柏祺的學習,如何影響和提升她的康體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