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快照 2018 08 20 下午5.31.11  

引言

從事奉的第一個工場,到如今事奉的工場,我總是「膽粗粗」的往前衝。雖然見到顯著的果效,肯定了神的感動,沒有絲毫後退的意念,但我最缺乏的,是有策略的謀略。在此,我並非沒有去構思,只是,有時只停留在頭腦上的計算,有時又會想得太美麗,上了天,下不了地,往往因為計劃不設實際,浪費不少時間及精力,甚至無疾而終。

早期事工

在教會全職事奉一年後,恩雨之聲成立了。在恩雨之聲事奉,實在是個奇妙旅程。神透過我的手,成就了祂的事工。媒介事工,是遍地概全、沒有限制、可進到人們家裏的福音工作。恩雨之聲事工,遍及整個加拿大華人,更發展至其他地方,是名乎其實的宣教事工。

音樂是眾教會福音工作的重要工具。1992年返港後,我任職「香港基督教音樂事工協會」,簡稱「ACM」。機構的福音工作,以現代音樂包裝,特色是以音樂,與普羅大眾愛好音樂的人,建立關係。事工以普及化、平白的歌詞,打入人心,所以,無論在學校、在教會,甚至社區場所,都很容易吸引人來參加聚會。

2001年始,我開展了新的事工,創立了「媒體綠洲」(MMO)。簡單來說,這是個台上服侍的事工,著重佈道和敬拜讚美事工。不經不覺,在MMO服侍已超過13年了,這個事工,讓我更加體驗媒體的影響力:一張CD或一本書,甚至是一首歌,就能打動人的心靈。這種一對眾人(One to many)的事工,強調福音的即時及長遠的效果,只要舞台上的演繹具專業和生命力,必有強烈的震撼力。在這事工,我們開拓了內地的宣教工作,讓我意識到,如何以更短的時間,向更多的人傳福音。

2013年,我接受了有三十年歷史的「香港基立聖工學院」邀請,成為他們的義務院長,致力國內的栽培事工;稍後,學院與「中華基督教香港青年會基督教聖工學院」成為伙伴。2014年,學院亦與「路德會協同神學院」結為伙伴,密切合作,以便更有效栽培神學生。與此同時,學院也把敬拜讚美定為一項科目,這是一項在神學院中獨家的科目,學院希望,透過神學教育,令教會的敬拜更加完善。我一直在思想,如何把基督信仰更紮實的,撒在本地及國內信徒的心?如何開拓神學教育事工?在這些事工上,我感到,雖然我年紀漸大,體力下降,但今天的我,更有強烈的熱誠。

螢幕快照 2018 08 20 下午5.31.58

栢祺視野

  1. 城市觀

未入讀栢祺大學研究院(栢祺) 前,我從來未聽過城市宣教這個名詞,但是,跟隨栢祺的教授及幾位講師之後,受他們啟發,我開始認識城市宣教的概念。他們以聖經的角度,了解聖經的城市觀,帶領我明白,神用各種不同的人、物,包括先知及歷史事件,彰顯祂的作為。透過歷史,神在不同的城市,施展祂自己的計劃。從另外一個角度,神也讓我看見,城市不斷增多是一個的事實,城市在國家內,是多麼重要啊!

城市裏除包含了社會的精英份子、專業人才、先進的科技和交通網絡外,城市也是充滿生機和前景的地方。無論交通、電訊網絡、行政及公共設計、科技的運用、人力資源的充裕,信息傳遞的快捷,都使百姓生活更加美好。我不禁自問,對於我所居住的城市,我有多少了解呢?如果不了解所居住城市和其中市民的心態,怎能把福音有效的傳遞呢?感謝神!祂打開了我的宣教視野,令我有效地作一個福音使者。

從前到國內作宣教工作,我只會衝鋒陷陣,一有機會,就主動出擊。工作雖然多,但不一定都有果效。後來我明白,向城市人傳福音,不單是城市人得到福音的好處,就是不少從鄉鎮來城市生活的人,將來也會有機會,把福音帶回他們的家鄉。這種延續,效果非常好。

  1. 宣教觀

學習城市宣教,讓我更加明白,不需要成為一宣教士,才會去宣教。宣教原來不是宣教士的專利,也不單屬短期宣教者的工作。原來,廣義來說,每一位信徒,都是宣教士,在他所生活的地方,無論是工作場所,學校、私人社交及家中,都是他的宣教工場。即場宣教,是切實和隨時會發生的事實。

宣教不只是拿著聖經傳揚耶穌,原來在社會的問題上、環保事情上、民生社會、道德教育和倫理各方面,都可從事。簡單來說,任何與你有切實生活的事,都是我們發揮信仰立場的機會。正如栢祺教授在旺角砵蘭街問他的學生們說:「如果耶穌站在砵蘭街,祂會怎樣向砵蘭街生活的人傳福音?」這句說話,足以讓教會在宣教的舊模式中醒悟過來了。

螢幕快照 2018 08 20 下午5.32.19

由爬蟲變飛蟲至能飛的爬蟲

入讀栢祺之前,我彷彿滿有雄心壯志,加上勇於闖蕩,的確做了不少的事情,累積了一點有名無利的名氣。不少信徒與我打召呼時,都會多加一句說話:「我是聽你的歌長大的」。

回想過去,我像是一條爬蟲,只看到短淺的事物,卻以為自己已做了不少的事情。原來,自己只不過是一條看不遠的爬蟲,沒有長遠和清晰的計劃,只看到前地,就去霸佔,所霸佔的,卻又是荒地。學習城市宣教後,我彷彿變成一條蛻變了的飛蟲,有拉闊了宣教視野,看得更遠,更清。我開始建立了一套有系統、有策略的福音事工。更奇妙的是,這條不慬飛翔的蟲,變了能飛的爬蟲,不單只看遙遠的事情,更在工作上看得通透,踏實的工作。

螢幕快照 2018 08 20 下午5.31.31

結論

感謝主!祂把我訓練成一個更加踏實的人,以強而有力的腳,繼續切實的走下去。感謝神,在我心中裝了一個遠眺的眼睛。不單如此,我更加有鮮明的焦點,更明朗的方向。有時我也懷疑,我真的有能力及時間把它們一一的完成嗎?在此,我對神發出無限的感恩。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