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上說: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對一切被擄去的如此說:你們要蓋造房屋,住在其中;栽種田園,吃其中所產的;娶妻生兒女,為你們的兒子娶妻,使你們的女兒嫁人,生兒養女。在那裡生養眾多,不致減少。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 29:4-7) 我相信這番說話,絶不是當時的以色列人想聽到的。巴比倫人想他們留在城市,接受同化。可是,先知哈拿尼雅卻說以色列人想聽的話,告訴他們,被擄是短暫的,這明顯跟耶和華的話互相違背。

        有時,我們在職場也有這種被擄的感覺:活在不敬虔的巴比倫 (職場) 當中,卻心繫耶路撒冷 (教會),希望早點「賺夠」,開展人生下半場,歸回耶路撒冷,去唸神學,在教會或機構服侍,做義工。這種心態在年青信徒中甚為普遍。經文卻提到,被擄的不單要留下來,還要蓋造房屋、栽種田園,生養眾多,積極為那城尋求平安和繁榮,並為那城禱告耶和華,當中「最重要的,是那城要先得平安,被擄的才可隨著得平安。信徒要找到平安,不在於自己去尋求,而是先為被擄之地求平安。好像以色列人要首先放棄他們對被擄的反感和對巴比倫的憎恨,先致力為那城求平安,耶和華便會透過這個外邦城市去祝福他們。換句話說,他們的福祉,跟他們服侍這個城市的效績,有着莫大的關係。這點 ,實在値得此時此刻在香港、在職場上的信徒深思。

        轉眼間,中心已踏入第五個年頭,要感恩的事情很多。中心正式成立了顧問團,祈盼在中心的發展上,從這些城中的領袖身上,有寶貴的學習。博士生的人數亦已達五十多人,已畢業的有七個。但更重要的,是他們在學習過程中的轉化,畢業後將論文實踐,繼續在各方面推動城市轉化。深深體會到信仰與工作的融合,是城市轉化不可欠缺的土壤,中心最近推出了「職場轉化」深造證書及文憑的延伸課程,以裝備信徒領袖及有志在這方面牧養的牧者和同工。中心的另一個里程碑,就是與福音證主協會的領導力培訓學院合作,出版了「城市轉化系列」的第一本著作,畢業生管鮑論文的簡約版4P企業 – 起動與持續

        今期的主題文章<本地職場事工的六種主要模式>,由洛桑世界福音委員會,洛桑論壇職場事工專題小組聯席召集人胡仕揚先生,為我們撰文,剖析事工在香港過去二十多年的發展、每個模式的利弊、總結經驗並展望未來的方向。筆者亦同時在<城市轉化不可欠缺的土壤  - 信仰與工作的融合> 一文中作出回應,重申職場轉化在城市轉化中的重要性。呂慶雄博士以<轉化與領袖的持續學習> ,總結年初在港舉行「全球領袖高峰會」的學習。馬鞍峰香港教會堂主任暨博士生李志剛在<兩極化發展中的中國教會>一文中,分享我們四月初在國內為期八天的學習,機遇和挑戰。另外我們的畢業生管鮑,亦在<踏上「營商宣教」之路>一文中,分享他在博士課程中的學習和畢業後的事工實踐。最後我們在轉化城市:從不一樣的「黃金歲月」開始…>一文中,報導了三月初,由中心舉辦,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系主任、秀圃老年研究中心副總監林一星教授主講的同名研討會,陳述他在這方面的研究及具創意、可行、又可持續的出路,並探討教會可以扮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