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真是過得很快,轉眼間,中心的工作已踏入第六個年頭。這些年的經歷確實不少,所以主觀上,時間卻又好像比六年更長。從當初不知道會否有學生入讀,到現在有70多位博士學生,其中18位已畢業, 這實在超於我們的所想所求。看到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受到造就、裝備和轉化,以致在生命和事工上能更上一層樓,實在感到非常欣慰,更驚嘆上帝奇妙的作為。

經過多月來的籌備,「全城轉化起動日」 Movement Day Hong Kong終於誕生了。第一次在芝加哥參加「全球領袖高峰會」時,我看到起動日的宣傳片,已非常觸動,立刻感到,這該是中心的命定,我們必須要將它帶到香港,只是,這個感動,不知道何時和怎樣實行。起動日的發起人馬克.比亞博士 (Dr Mac Pier) ,也是伯祺博士的學生,他的故事,已在今期的主題文章裏詳述。他將柏祺博士在城市的工作發揚光大,由外地「專家」(如代表洛桑的柏祺博士)為城市各持份者所安排的資詢,到現在鼓勵城中信徒領袖自發組織的起動日,凝聚了本地信徒的力量,同心攜手,回應迫切議題,以福音轉化城市。

「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29:7) 經文的背景,是公元前六世紀,以色列人被擄到巴比倫,當中的假先知如示瑪亞,只說色列人想聽的話,就是他們不久便會得拯救返回耶路撒冷,所以不需要跟巴比倫人交往。但耶和華藉耶利米跟他們所說的卻不一樣,耶和華要他們留下來,落地生根,切實地在當地生活,與當地人交往,並為他們求平安。耶和華施恩的策略,是先要這城得平安,他們才會隨着得平安。這樣的命令,對以色列人來說,是非常難接受的。我們可能不喜歡香港的政府,甚至對中國共產黨非常抗拒,但相比以色列人對巴比倫人的觀感,還是有天淵之別。他們的厭惡和憎恨,比我們強烈百倍甚至千倍。巴比倫人是他們的仇敵,外邦異教徒,殺父仇人,侵略者,更是使他們亡國的惡勢力,但耶和華卻叫他門為巴比倫求平安!!

我們身處香港,可以選擇怨聲載道、咒詛和反抗,但也可選擇為我們的城市求平安,因為如果這城不平安,我們也別妄想可以獨善其身。熟悉希伯來文和舊約的人,都知道平安 Shalōm שלום 的意義是非常豐富的,「全城轉化起動日」就是要回應上帝對我們在這方面的托付。

今期的主題文章《全城轉化起動日: 一個現代催化福音影響城市的運動》,由比亞博士撰寫,當中談到起動日的起源,紐約的轉化故事和起動日在世界各地的發展。筆者在《全城轉化起動日希望的展示》一文中,報導了它在香港的誕生及其發展方向。亞洲公義特會主席聶東尼 (Tony Read) 牧師,在起動日中為公義的專題分組會議作主持,同時也為我們撰寫了《教會為公義倡議者》一文。黃元山先生為起動日主持房屋這專題,並為我們撰寫《在香港房屋問題中活出信仰》一文。黃先生因為兒子的誕生,不能在3月23日的分組會議上作主持,但我們卻為其兒子摩西 (Moses) 的誕生而雀躍萬分,這對起動日在香港誕生,實在有着莫大的意義。我們的畢業生鄭蘭芳博士,亦將她的論文重點,透過《生活壓力--傳道人妻子如何面對?》 跟我們分享,她正在跟浸大教授陳家華博士合作編撰,希望將此文在學術期刊上刊登,幫助更多人了解和回應這個重要,但卻在亞洲未有廣泛研究和討論的課題。最後林希娜博士在被神轉化深深領略城市轉化的重要性一文中,分享在柏祺的學習,對她生命和事工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