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截圖 2018 12 13 上午10.24.35

回想起2015年10月,胡志偉牧師向一眾香港國際教會牧師,發表“2014香港教會普查”的結果,這是第一次把香港國際教會納入普查。當時令我十分激動。

根據香港國際教會整體增長及聚會人數顯示:很多香港青年選擇在國際教會聚會。當中有些國際教會約90%會眾是以廣東話為母語的香港人。就上述現象的背景和原因,本人進行了研究,並以此作為我的博士論文。這次研究的對象是自1982至1996年出生的香港青年,是甚麼原因令他們從本地教會轉移到國際教會。

甚麼我會選這個題目?

這個研究與我的身份和背景有十分密切的關係。作為一間國際教會的創會牧師,我見證著葡萄藤教會從20多年前創會的40多人(10年前約300多人)到今天約有2,800人。而當中不少會眾都是香港的青年。

我向來的概念,是宏觀地看整個香港。透過連繫香港大部分的國際教會,以與本地教會建立橋樑,例如現時我在播道會港福堂幫助成立英語事工的服侍。我希望,這研究會為香港帶來重要的影響。我相信研究有助本地教會發揮他們的召命,並讓國際教會與本地教會携手同行,完成教會的召命,推廣香港教會合一以及"一個教會"的概念。我也預見這研究可能適用於世界各地的教會,共同解決千禧世代所面對的問題。

如何進行這研究?

參考過聖經和其他文獻,我決定以質性研究 (Qualitative)為主。在這題目上,收集資料的方法,最適合是採用焦點小組(Focus Group)。這研究的焦點小組成員,都是於1982至1996年出生的華裔青年。他們都曾在本地教會聚會,現時卻参與國際教會聚會。

我發出了100份問卷,得到了85份回應,在其中抽出30個參與者加入4個焦點小組。每組的討論和回應都有錄音紀錄,並有文字轉錄本記錄一些回應出現的次數及強度。這些回應亦透過編碼(coding)找出共通主題和類別,並再進行獨立反覆核對。

這次研究從參與者的回應中找出了四個主題:

  • 本地教會較像傳統教育,過於著重知識傳授及權威性
  • 本地教會的架構較刻板,太多禮節和規則,著重行為多於恩典
  • 本地教會較離地,缺乏異象,令千禧世代青年人没有共鳴
  • 國際教會提供較不同的模式,包括較平易近人的敬拜模式和較強的群體意識
  1. 較像傳教育過於著重知識傳授及權

此研究的參與者覺得,本地教會牧者傳道像權威人物或學校老師,而本地教會模式較像傳統學校教育。有些參與者覺得,他們跟從前聚會的本地教會牧者沒有個人關係:

在過往華人仍不太熟悉聖經,一套中文的神學很多時候,看牧者會將他等同為學者多於認是群袖。有時當聽講道的時候,要自想方把經文應用,這也算是好事來的。"

 我覺分別就是我猜在領本地教會牧者比像老師,就像學內負的老師。"

 不同焦點小組的參與者都不約而同地,提到本地教會十分重視聖經教導。毫無疑問,這是本地教會特點。幾位參與者都表示,他們在本地教會的聖經教導上成長是有益的。

 

  1. 架構較刻板,太多禮節和規則,“要做得好才會被接納",著重行為多於恩典

 研究參與者指出本地教會十分重視教規,形式禮儀變成教會最重要的事。在參與者眼中在本地教會生活 “要做得好才會被接納”,人們著重行為多於著重恩典:

就我的經驗而言本地教會強調遵守教義有人事都是合經,不可犯錯有時會讓人覺得透不過氣。我的經中和教會領好像不是真的在聆聽。"

 我覺中國傳文化也有部分影響。中國傳文化重視要守規矩要服從,你能服就是一個好人這文化便形成了一個好基督徒的標籤模式。"

 這就好像當你不符某些準屬靈準則,那你就是失除非你夠好不然你不應來教會。"

 參加者亦提及,他們感受到教會的控制和恐懼,特別是針對教會聚會出席率,以及是否信任弟兄姊妹負責服事:

需要觀很久很久就算他看似信任你但其並不是很多事都是由恐懼所生擔心會失去權力不會輕易放權。"

 

  1. 離地

 這些千禧世代的參與者覺得本地教會似乎與現今世代失去接觸,其中可能因為會眾年紀老化、教會缺乏異象、內部政治問題、以及事奉領袖身心疲乏:

實[本地教會]在理上是很好的有很多基礎教導,但就好像不是正中我所需要的與我不相干。"

 本地教會經常談及愛但好像很難在他上表現出來當你不符合他們的期望,就會對你十分冷和嚴厲你離開教會就這完了當中沒有太多愛和關懷。"

 事奉是健事奉就像我把心獻上給主但有時在不同的領你會覺身心非常疲乏。有時你已做了很多但其他人仍你很懶惰。你仍未做夠仍是不夠紀律。"

 

  1. 教會提較不同的模

 由參與者的回應所見,這些從本地教會轉移到國際教會的會眾,也包括那些英文不太好的弟兄姊妹,那就指向文化因素所擔任的重要角色。國際教會的領袖亦被認為較能坦白表露自身的軟弱,較樂意分享他們的掙扎。對比本地牧者則很少表露任何軟弱的一面。

我覺是透明度、誠實度以及能表露個人軟弱。在我過往的經驗,本地的教牧不會分享他們的個人掙扎。假如分享也都是談別人的事情。"

 有一件事讓我很欣賞[教會]的牧者就是他很照别的牧者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一個牧者會照其他牧者因為牧者也是人不是超人對嗎?"

 這次研究的參與者也指出一些國際教會有吸引力的特徵,其中包括敬拜模式、樂意讓上帝介入、群體歸屬感等:

我覺當我剛開在教會聚會我指的是我去過的那一間教會我覺我感受不到喜樂和自由而在國教會我覺每個星日就像充電一樣,讓我整個星期。我感到重新有活力和自由。"

 我覺的敬拜模式很吸引。我所指敬拜模式不太是因樂,而是教會的文化…屬靈文化。"

 我覺我較明白[教會]的講道好像較能應用在我的生中。”

 教會談論很多關在別人生命,去愛別人去關心無家者、貧人口以及病患對我而言這是其一個較大的分別。"

 雖然以上分析所帶出的主題和因素,看似是本地教會和國際教會之間的分別。但其實真正的分別,在於千禧世代從 “刻板及以聖經教導為主”的教會,轉移到 “對千禧世代友好”的教會。我也訪問了一些本地教會,这些教會正正展現出這些吸引千禧世代的特質,這可能是將來可以繼續研究的方向。

 

後感

雖然我年紀不輕,但我從這研究中仍然有不少個人學習。這包括對本地教會的認識,以及與他們建立關係、尋找一些解決問題的可行方法、認識國際教會的動向和動力,以及了解千禧世代的思維。而其中重要的是要認識會眾、預備好作出轉變、有異象、坦誠開放、願意聆聽,以及增強和鼓勵信徒群體。盼望這研究能祝福香港和各地的教會領袖及長執。

(作者是伯特利神學院應屆教牧學博士畢業生。

本文早前已在《時代論壇》中刊登,稍作修改後輯錄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