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七歲了,這是很難相信的事實。一方面感覺日子過得很快,一方面又感覺走了很多路、遇上了不少人和事,但感覺最大的,仍是上帝的恩典。剛帶了一班學生去馬尼拉考察,其中一位專門在最窮的貧民窟裏植堂的領袖Dr Raineer Chu提醒我們:看事工,不要只看五年或十年,要看一千年。上帝的時間觀念,跟我們不一樣;祂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很多事工,終我們一生,都未必看到渴望的果效。譬如,在二千年初期,一班服侍當地最邊緣群體的事工領袖,每天面對苦難太深的受眾,太大、太多的問題,感到耗盡、乏力、甚至抑鬱。幸而當時在道風山任教的譚沛泉博士,帶領他們學習「靜觀」(Contemplation) ,接受屬靈導引 (Spiritual Direction),一同經歷生命更新,在事工上融會紀律和實踐。十數年後的今日,我們才可看到質和量大大提升的果效。雖然譚博士已回天家,但憑着信心流淚撒種,也必歡天喜地收割,即使是在不同的時空中。

中心在去年底進行了「留堂會、離堂會」的問卷調查,瞭解「離堂會者」的靈性、表達信仰的方式及離開的原因,以探討更適切的佈道和牧養進路,並在3月19日舉行發佈會,邀請各界回應。主題文章是中心發表的「留堂會、離堂會」問卷調查研究發佈初步報告>,筆者在<問對問題比找到答案更重要>一文中指出,報告的亮點乃在探詢「願意上教會」的原因,而在「離堂會者」中,只有5%不考慮再上教會。胡志偉牧師在<牧養「離堂會」信徒>一文中對報告,特別在牧養年青信徒上,作了詳盡的回應。呂慶雄博士則在<堂會外的聖徒相通>一文中,強調牧者不應只着眼某一間堂會,必須放眼整個城市,以提供更「到位」的牧養。

去年12月,我們在柏祺博士的帶領下,在紐約探訪了當地的事工,並與其領袖交流。正在修讀教牧學博士的李素鳳傳道在<美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紐約市實驗之行>一文中,分享她的學習和體會。剛在去年畢業的李志輝博士在<共享領導下傳承使命>一文中,列出其論文要點,提供了一些在推動創啟服侍的方向。同是去年畢業的何志滌牧師也在<教牧學博士、與我何干!>一文中,分享他學習的心路歷程,並鼓勵更多牧者報讀教牧學博士。最後我們亦在<「留堂會、離堂會」問卷結果發佈及座談會>一文中,記載了當日的一些討論和對話。本地不同的基督教媒體都有詳盡的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