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ure0139 Edit

二十二年前,有牧者鼓勵我報讀「教牧學博士」課程。我是播道會牧師,很自然遠赴美國入讀「三一神學研究院」。經過七年,由於不同的原因,決定放棄,當時總覺得這學位沒有太大意義。過了幾年,有機會認識了「三一神學研究院」(當時已升格為大學)的院長,他願意多給予我三年。只是工作時間緊迫,加上當時的系主任在電郵中提到「一位好的牧者不一定要有教牧學博士這學位」,更加強我對這學位的觀念,就沒有接受院長的好意。

沒想到,八年前與一位牧者午餐,他再一次鼓勵我,加上與不同宗派弟兄姐妹的交談中,他們都希望我研究同福堂快速增長的原因。在眾人的鼓勵下,經過禱告,我再一次報讀伯特利神學院「柏祺城市轉化中心」的「教牧學博士—城市領導」。經過七年,在二零一八年,也是我退下主任牧師的一年,我終於拿到「教牧學博士」。感謝神。

回想起來,我覺得牧者,有三個應該報讀「教牧學博士」的原因:

  1. 不只是一個學位:一般來說,讀教牧學的,大部分是在教會事奉的牧者。牧者事奉可以說是「724」,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要回到學校上課,即使一年只讀兩個課程,但是要看大量的書和做功課,就成為牧者的「死穴」。香港建道神學院自一九九五年開設教牧學博士學位課程,十四年來報讀人數達一百人,現正修讀的有三十八人,已完成論文的畢業生共二十八人。已畢業和修讀中的,一共是六十六人,成果已算不錯。我的經驗是,不要把教牧學博士只看成一個學位。對已經擁有學位,甚至擁有牧會經驗的牧者,我鼓勵你藉著這課程,重整你的事奉經驗。
  1. 不只是增加知識:對這博士學位,不同的學院可能有不同的要求。除了寫「論文」之外,課程安排都會有別。「三一神學研究院」要完成十科,所以,我每年都要飛到美國上密集課程,一般來說是上五天課,上課前要看約一千五百頁的資料,上課後要交功課。如果我們相信,閱讀是牧者成長很重要的一環,這課程是很好的閱讀藉口、加上閱讀的資料可以加深對牧會的認識、又可以取得學位,真的是一舉三得。期望能令你產生動力,完成學業。
  1. 不只是給予認可:很多人說「教牧學博士」根本不是學術性的學位,比起哲學博士、神學博士差別很大。所以,我們寫的論文,英文叫Dissertation,其他的是Thesis,學術上,似乎是有分野的,我個人不太懂。不過,學位名稱不是最重要。經過七年後,我覺得對研究多了一點認識,知道怎樣回顧自己過去的牧會工作,發現原來有很多不足之處,讓我懂得,怎樣事奉更蒙神喜悅。

     只是,我拿到博士後已經退任,我禱告神:「我現在拿到博士學位,我卻已經退下來,有一點浪費的感覺。為什麼?」神沒有回應。不過,在我的畢業禮那天,講員對我說:「你要懂得感恩。」這句話真的是當頭棒喝,我為何只問有何用?卻沒有感恩。神不是看人的Being比Doing重要嗎?

     我在這鼓勵牧者,真的思考報讀「教牧學博士」,對你一定會有好處。

Peter Ho photo

(作者是伯特利神學院教牧學博士 - 城市領導 畢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