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運動已持續數月,香港經歷巨大的衝擊。有人在前線抗爭,也有人反對抗爭,更大部份人感到無奈和無力。最近,在一個信徒的聚會中,講員要求每一位參加者形容自己的感受,絕大部份人都表示沉重、悲哀和無奈,只有一位較年青的表示憤怒。坦白說,我最近花在看各種媒體、群組報道和直播的時間,遠遠比花在禱告、讀經和默想為多。當我們只看當下的情況,而忽略掌管歷史的上帝,我們自然會感到絕望和無奈。要在絕望中看到希望、在不公義中看到審判、在憤怒中看到寬恕、在無力感中重新得力,絕對是不自然的事,因為這一切只能出於上帝,其本質就是超自然的。

香港這社會充滿張力,很多積累了的民怨,一觸即發,反修例只是令破口突顯。在這個非常時期,無論你身處那個崗位,秉持那種立場,更應貼近上帝,為這個城市守望。你可能感到客觀形勢非常黑暗,但我們深信,上帝是要叫更多的靈魂甦醒,更多失喪的得着祂,更多無望的找到盼望。爭取公義的道路從來都是漫長的,重要的是,我們願意將結果,放在掌管歷史的上帝手裏,深信最後不但公義得到彰顯,甚至如沃弗 (Miroslav Volf) 的「擁抱神學」所說,很多未能擁抱的,都可再次擁抱。

本期的主題文章是馬文藻博士撰寫的<如何在不負責任的世代中,作個負責任的基督徒領袖>,他提到在這個彎曲悖謬的世代裏,信徒領袖更要警醒,發揮其影響力。筆者也就近日的反修例風波,撰文<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 -- 再思「和理非」> 作回應。承接去年底的「留堂會、離堂會」問卷調查,我們也已完成第二階段的質性訪談,並將結果發表在<「離堂會」肢體盼望的愛與同行 -- 質性研究初步結果> 一文中。很榮幸邀請到兩位牧者作出回應 —宣道會北角堂陳劍雲牧師之<離堂會質性研究的啟廸 —培育門徒、「去公司化」>及百德浸信會青少年牧者譚銘駒之<牧養新概念>。最後我們也報道了在五月舉行的第二屆全城轉化起動日,仍以-「凝聚力量、同心携手 -- 回應迫切議題,以福音轉化香港」 為主題,採用了截然不同的形式,帶來更多的互動和協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