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運動已踏入第六個月,香港面對前所未有的衝擊,教會也不免受到重大的考驗。運動初期很多信徒都在問:「我們可以怎樣祈禱?我們可作什麼?」現在更多會問:「為什麼?還有多久?」坦白說,很多牧者也感到茫然和無奈,隨着暴力升級,運動也越演越烈,逮捕人數激增。不少教牧由陪同遊行,到現在陪伴被捕者面對法律程序,照顧受影響人士,包括家人的情緒,更有牧者因「跟得太貼」而開始崩潰。在這個非常時期,牧者面對極大的需要,教會真的能成為城市的希望嗎?很多信徒都開始懷疑。祈禱真的有用嗎?適逢柏祺博士的著作 A Theology as Big as the City 中文譯本《擁抱城市的神學》重新出版,我們也以此為題舉行了講座,並以書本所提出的城市神學作反省,在風雨中同尋希望的展示 (signs of hope)。

執筆之際,正值區議會選舉,投票率達七成多,打破歷年紀錄,在理性公平公正的選舉中,清晰表達民意,不用訴諸暴力。在 Why Civic Resistance Work? 一書中,作者 Maria Stephan 對過去一世紀多的社會運動作出研究,發現非暴力抵抗所達到的果效遠比暴力抵抗的為強。通過吸引公民的廣泛支持,以不同的非暴力不合作形式,將政權與其主要權力來源分開,即使在伊朗,緬甸, 菲律賓和巴勒斯坦領土等地,都產生顯著成果,最重要是帶來的改變是更持久及和平的。著名政治科學家 Gene Sharp 提到有198 種非暴力行動,遊行只是其中一種,投票卻是最具威力的。我們相信此次選舉的結果,也展示了希望。

面對反修例運動對教會的衝擊,中心跟福音證主協會在九月中邀請了接近50 位教牧同工,進行了焦點小組訪談。及後也進行了以信徒為主要對象的網上問卷調查,搜集了近4,000 份有效回應,了解教會身處「反修例」風波中的實際情況,共謀出

路和牧養方向。《「反修例與教會牧養」焦點小組研究初步報告》成為今期的主題文章,呂慶雄博士以《逆境領導》一文作回應。「社創校園」負責人謝思熹在《從人生階段論反思教會青年牧養》一文中道

出教會在這方面的落差。柏祺課程其中一大特色是「體驗式深度遊」,除了以上提及的中東,我們也於年初到馬尼拉探訪,

游淑儀牧師在《城市實驗室 -- 馬尼拉城市考察》一文中分享她的學習和體會。剛畢業的余振達博士在《 To“Like”or not to Like” 香港教會在事工上應用社交媒體的探究性研究》中列出其論文要點,歸納出事工的契機。最後是我們學院歷史上的第一位西方人畢業生施力高牧師 (John Snelgrove) 在《退而不休 -- 開拓更多服侍機遇的學習》中,分享他唸博士學位的心路歷程,感謝上帝為他打開更多服侍的門,令他滿懷希望,認定最好的尚未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