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力高牧師博士
John Snelgrove
葡萄藤教會創會牧師
播道會港福堂(英語事工)主任牧師

我在2013年退休,離開葡萄藤教會(The Vine Church)堂主任的服侍。我當時就在想「下一步是什麼?」。我不想餘生只被認出是葡萄藤教會堂主任。我希望可以重新創造自己,但這一步比想像中困難。我嘗試了很多不同方法,去填補退下來之後的空虛和失落,但我都感到不太滿足。可能我一直是在尋找那特別的經歷……

當陳敏斯教授向我介紹伯特利神學院的<<教牧學博士-城市領導>>課程時,我實在對學術發展並沒有太大興趣,也覺得這對我來說太困難了(我在17歲時已離開學校)。我太太Sandra也同意我的看法,而且我們生活和事奉上的繁忙,令我這個老人家重返校園實在有難度。

BU162

被「城市宣教」深深吸引

我最終是被這個博士課程的重心—城市宣教深深吸引。城市宣教一直是我的事奉重心和方向,而這博士課程自然成為了發展這方向的延伸。我希望這不單是心志上的發展,而同時在頭腦知識上,對城市宣教有更多學習。我也期待將學習到的,為基督的身體眾教會,帶來不同的轉化。

在整個博士課程的過程中,我可以因課程的難度而半途放棄,但我並沒有容許自己這樣選擇。在以往商界的工作和教會的事奉中,我都頑強地接受挑戰,以彌補我技巧上的不足。身邊的人對我入學的決定都帶著疑問,為何我會在62歲才決定認真讀書?還要選擇在一間從未有西方人畢業的神學院就讀?

2015年6月8日,我第一天上課。我非常感恩我第一科是修讀Paul Stevens教授任教的工作神學。這課程很切合我在保險界打滾了33年的經驗,我也十分喜愛老師的教導。我享受課堂中的一切,但我仍然要面對我第一份功課。出乎意料,我竟然享受做功課,更成功完成了這一科。更感恩的是,畢業後,我有機會在另一間神學院教授這一科,讓我由學生變成了老師。

另外,不得不提一次重要的經歷,讓我的學習與事奉起了很大變化。當時我與一群國際教會的牧者,受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教新)邀請,到Island ECC聽取對國際教會的普查結果。讓我們留意到,不少青年人離開本地教會,轉移到國際教會,而本地教會群體也開始老化,及在人數方面沒甚增長。這些發現,令我決定以此現象,作為我的論文題目,並希望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在數星期後,播道會港福堂的林誠信牧師與我一起討論,我們都觀察到青年人的流動,及後更成就了我在港福堂的服侍,為他們開展英語事工。

lab1group

體驗式的深度學習

2016年4月29日,我出發參與博士課程中一個基礎城市研究之旅。我們一共去了成都和重慶11天,一行人變得十分熟絡。當時我的室友是馬鞍峰香港教會的堂主任李志剛牧師(現在他也是博士了!)。旅程中,我有機會了解中國的年輕人,也幫助我對香港的年輕人有更多的對比和認識。回港後,我開始準備論文中焦點小組的研究。我們找到不少在本地教會成長,並轉到國際教會的年輕人,並邀請他們參與焦點小組。

2016年6月,我修讀了研究導引及Richard Higginson博士任教的基督教倫理。我決定要寫一篇關於年輕人、教會和性別的功課。隨著功課一份一份的完成,我的博士課程又行前一步,但還有最重要的論文要完成。

2016年11月,我和太太Sandra去了紐約市參加全球轉化起動日(Movement Day – Global Cities)。我深受感動,並以此事工作延伸研究,在一份功課中探索香港舉辦全城轉化起動日的可能性。感謝上帝讓我們這一行七人的紐約之旅,成就了之後在香港誕生的全城轉化起動日。

2017年4月,我到訪了馬尼拉,參加博士課程第二個進深城市研究之旅。我們在菲律賓參觀很多轉化城市的事工,深深觸動我的心。最難忘的,是我與一個機構會面後,竟跌倒了,讓我帶著受傷的鼻子及腦裡的小血塊回家,還失掉了一隻牙齒呢!很感恩,我慢慢康復,也完成了以菲律賓教會作題目的功課,但論文的進度就被迫拖慢了。

最好的尚未來臨

講到論文,我必須感謝支援我的個人學習小組(Personal Learning Community),這五個友伴來自世界各地。他們的支持,讓我捱過放棄的邊緣,走過抑鬱的低谷。

2018年5月4日是我一生難忘的一天。當天是我的論文答辯,也是我生命中最難受的經驗之一。很感恩,我的論文合格了,也按照老師們的意見再作修改。我完成了!我成為了John 博士!

整個博士課程實在很困難,但我從來沒有後悔。在過程中,我學到很多,我也向自己證明,我是有能力完成的。這真是一個很精彩的旅程。上帝也為我打開很多服侍的門。由在港福堂英語事工的帶領,到在香港主辦全城轉化起動日,以及參與世界各地轉化起動日及 Global City Leadership Community (GCLC)的服侍,我有機會在不同場合和平台,發表和分享我的論文,當中也收到很多正面回應。

我非常感恩走上了這個博士旅程,讓我成為了伯特利神學院第一個西方人畢業生。但我知道,最好的尚未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