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無重至、禍不單行」可能是現在很多香港人的心聲。「反修例運動」為香港帶來前所未有的動盪和不安,踏入2020年,「武漢肺炎」由中國開始,席捲全球,香港也首當其衝,不但影響社會民生,教會要保持聚會也有極大的困難。兩件好像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但同樣帶來顛覆性的改變(Disruption) 。比亞博士(Mac Pier)著作的「顛覆的上帝」(A Disruptive God )中提到這些天災人禍,可能正是轉化的契機:是眾聖徒一起在神面前謙卑、認罪和為其城市切切祈求的

時刻。

一代管理學大師 Clayton Christensen 最近離世的消息,可能沒有太多人留意。他最著名的學說「破壞性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 ,深深影響了不少科技公司及各行各業的發展。「穩定」的現況往往是未來發展最大的敵人,當顛覆性的改變來到,我們可以選擇拒絕、也可以選擇擁抱。大多數堂會都傾向維持現狀,以不變應萬變,但當改變成為主流,不變的最後只會被邊緣化。Christensen 的貢獻,就是為如何面對這些顛覆性的改變,制定一套思考方法和過程,

很值得堂會參考。

柏祺城市轉化中心、福音證主協會和領導力培訓學院在去年九月開始,為「反修例與教會牧養」做了一連串的調查,包括以教牧為對象的焦點小組、及以信徒為主的網上問卷,更邀請了我們的同學和畢業生就調查結果作回應。這系列的文章,於去年十月到今年二月期間,已在《時代論壇》刊登。誠蒙他們批准,讓我們將之結集為特刊,以期拋磚引玉,得到更多有心人在這方面的反思,擁抱這些顛覆性的改變,把握契機,轉化城市。